你就是个loser
首页
古代言情
玄幻奇幻
都市小说
游戏竞技
浪漫青春

古代言情

当前位置:北京pk10计划 > 古代言情 >

辛夷坞转战古代言情:有点 又很有趣

编辑:卢本伟2019/02/13 03:13

  辛夷坞:我自己个人而言,灵感这个东西真的不是需要你刻意去寻找的,我没有尝试过专门为一个作品去做采风。一个合格的写作者或创作者,除了基本的文学功底以外,就是要有很的心和一双善于捕捉身边事物的眼睛。一个很小的事情其实都可以激发你的灵感,行走过程中你遇到的一个陌生人、你看过的一部电影,都可以激发你的灵感。这是一个写作者应该具备的度。

  辛夷坞:我尊重我的读者,读者喜欢我的作品,那就够了。没有必要上升到脑残粉。我的生活跟我的作品呈现出来的并不是一样的,写作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,了解的我只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而已。

  2006年,辛夷坞利用业余时间在晋江文学城连载小说,那时她还在一家国企从事着文秘工作,10年间她出版了10部现代爱情小说,如今辛夷坞已经成为拥有众多读者的全职作者。2013年,辛夷坞作品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由赵薇执导搬上大荧幕。2016年,创作的第一部小说《原来你还在这里》改编成电影,集结了刘亦菲、吴等当红演员。现如今,她正尝试编剧工作,同时继续构思新作。

  作为电影本身来说,希望它是一个在的同时给我们力量的电影。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爱的力量,找到一些爱的勇气。爱情里面其实也是需要勇敢的。它的主题也许并不太高深,一个女人能为爱情付出到什么样的程度。我们现在太多人爱得太了,其实爱情是需要一些盲目的,否则不能称之为纯粹的爱了。

  在IP热潮下,辛夷坞原创小说《应许之日》,已经经备案公示,并由她参与编剧工作,有望明年开拍。辛夷坞小说《应许之日》取名自《创世纪》,她希望在这部小说搬上银幕时能给大家一些爱的勇气,”我们现在太多人爱得太了,其实爱情是需要一些盲目的,否则不能称之为纯粹的爱了。”辛夷坞说。

  辛夷坞:我颈椎方面的毛病还是蛮严重的。每个职业想要钻进去,不可能在收获的同时,你一点都不付出。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,这个是我最佳的写作状态。你要抓住它必须要其他一些东西。通过白天补觉什么的来弥补。

  记者:您正在担任您的原创小说《应许之日》的电影编剧工作,小说创作到影视改编的过程需要完成哪些转换?跨越哪些障碍?

  记者:出版第10本小说《我们》后,您暂停了现代爱情题材的写作,转战古代言情小说。为什么选择这个题材呢?

  辛夷坞:我写东西本身也是很随性的,我觉得写作一定要有愉悦性。当成一个工作盲目地去码字是没有什么意义的。我已经写了10年了,10年里面我写了10部现代题材的爱情故事。我很急切想要告诉读者的故事,我已经暂时讲得差不多了。在这个阶段,你让我写我还能写下去,不断重复自己有什么意义呢?我应该尝试着去做一些改变。

  辛夷坞: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的适应过程。很多像我这样从作者转变为编剧的写作者,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。小说毕竟是存在于想象里的东西,很多东西是可以脑补的,男孩子长什么样,女孩子长什么样。我喜欢谁,我就把谁的一张脸安排在里边,这个都可以。

  辛夷坞:我不会他,如果他非要看我不会他。我不推荐给他看,因为我儿子是男孩子嘛,希望男孩子要更钝感一些,不希望他目前看太多情感类的、感性的书。我一直觉得,不是从事文字创作的时候,人在情感方面的程度弱些,顿感一些,他会更容易收获幸福。你不到的时候也许没有那么大的痛苦。

  现在的IP热正好说明了影视方对内容的追捧和热衷,这个不是一件坏事。不管是小说、游戏、动漫,IP原著毕竟是过市场的,有一批先天的受众群体。

  辛夷坞告诉记者,写作是她生活的一部分,转战古代言情的写作令辛夷坞感觉自己好像回到新手的状态,有点,但又有趣。她认为,生活跟作品呈现出来的并不是一样的,通过作品了解的我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而已。

  记者:您一年中9-10个月收集灵感,故事架构完成80%至90%开始动笔。这个时候基本从晚上8点写到第二天早上8点,不会对身体产生什么影响吗?

  辛夷坞:IP改编电影成了很有争议性的话题。我今天来领一个跟IP有关的项,我的朋友圈和团队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。有的说现在IP的名声不太好,风口浪尖上领这个不是太合适吧。有的说你还是领领吧,领了说不定下一本书的IP改编费用还能涨涨呢。

  为什么选择带一些仙侠题材的古言?我看这方面的题材比较多一些,自己比较感兴趣,我没写过这个题材的作品,所以写的时候发现我可能重新回到写作的新手的状态,这种状态有点,但是很有趣,我好像又找到10年前自己刚开始写东西的感觉。不需要挤出太多的时间,一个见缝插针的时间你就可以很有地去写。那种创作的愉悦感是什么外在的因素都取代不了的。

  但是剧本是一个非常具象的东西。整个剧本我是为影视拍摄服务的,为剧组服务的,所以必须在很多地方做出一些。我得学会听不同的声音,然后做不同的修改。《应许之日》是我第一个参与编剧的作品,我已经改到第8稿了,而且我也不知道还有多少稿需要我去修改。这在我以前的小说创作里面是不可思议的,从来没有进行过这么多次的修改。我想还需要适应吧,任何事情都是这样。写小说可能我很得心应手,但是在编剧行业我还是个新人。

  辛夷坞:我们一天也许就只有这两个小时,我放下我手上的工作,我不看手机,我就陪他做游戏,给他讲故事,在其他时间我有我自己的工作,真正能够照料他衣食住行的机会并不多。我并不认为我是失职的,告诉他你妈妈是这样一个人,在我的工作中收获了很大的快乐和自信。我觉得让他意识到这一点对他也是种教育。

  辛夷坞:我一般是放养型的,顺其自然。他的兴趣爱好、选择的东西,如果他愿意,我就会支持他。

  辛夷坞:只要内容没有法律的情况下,我认为书无好坏。我自己看书的时候,不管是很有名气,还是很少人听说的作品,我喜欢看,而且我看的过程中有愉悦感,我就会看。而且我喜欢一个作者,我也不会把他所有的书一块看完。

  记者:如今作家和读者的关系更紧密了,你怎么看待和维系与读者之间的关系呢?

  辛夷坞:从读者的角度来说,希望读者不要过多希望它是对原著作品的照搬,我觉得好的影视改编作品并不是原封不动地改编IP原著小说,是提取里面最精髓的东西。小说跟电影里面想表达的东西是殊途同归的,这个就行了,不必要苛求他们之间是不是完全一样。